首页 > 八婺观察 > 人可微言 > 正文

怪怪的“国民某某” ——《人可微言》之三百二十八

提示: 看新闻媒体上的文章,时不时地看到某某是“国民老公”、某某是“国民媳妇”、某某是“国民美女”的用词。

人可

看新闻媒体上的文章,时不时地看到某某是“国民老公”、某某是“国民媳妇”、某某是“国民美女”的用词。

人可开始只觉得这种用词怪怪的。纯粹从语文的角度来看,“国民”是一个集合的概念,指“国家的民众”,而老公、媳妇、美女等是角色名字。两者一搭配,“国民老公”不就是“一个国家所有民众的老公”了?若是,这当然于理不通、于事荒唐。所以,国民老公、国民媳妇、国民美女之类的叫法是一个怪字了得。

后来听人解释,所谓国民老公是指好男人。因为是好男人,大家就喜欢,尤其是女人,会喜欢到让他当自己老公的程度。所以,此等好男人就成了国民老公了。国民媳妇、国民美女等叫法,与国民老公如出一辙。在新闻媒报道中,顺着“国民老公”的造词套路,“国民某某”的叫法就层出不穷了。

这么解释后,还是消除不了人可对于这种用词的怪怪感。理由有二:一是夸张无度。一个好男人、好女婿和美女,的确受人喜欢,但绝不至于就上升到“国民”都喜欢的程度。二是国民老公、国民女婿这种叫法,总蕴含着此人是大家的老公、大家的老婆的意思。这与中国伦理是相悖的。

语言是惭进式发展的,有的词不合时代,就慢慢走进了历史,同时每天会产生不少新词,来适应时代。网络是制造新词速度最快和数量最大的地方,当然,也是新词淘退、消亡速度最快和数量最大的地方。网络用词与社会大众用词有一定的交集,一些有积极意义的网络新词会流入社会成为大众用词。网络新词能否成为社会大众用词,主要靠新闻媒体来调节。只有那些正能量的、通俗的网络新词,才能转为社会大众用词或书面用词。比如,前两年,《人民日报》在第一版的一篇报道中,标题上就用了网络词“给力”,从此,给力一词走进了社会大众用词中,也走进了政府公文用词中。

“国民某某”之类用词泛滥,人可认为,是新闻媒体把关不严的结果,要打屁股的话,该向新闻媒体狠狠地打几下。

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,且看《人可微言》之三百二十九。

来源:金华新闻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张怡静
关键词: 微言 国民